甜甜教教主乔慕斯

在俗世里过诗意的人生。

【剧版忘羡】陪你一生好光景11(甜文续《陈情令》完结篇)


数日后,魏无羡不仅脖子上的伤好了,身上其他地方也全好了。他原还为蓝忘机尽心尽力寻方配药,将养自己身子感动,待到一连几晚天天被吃干抹净,才明白自己实在是太低估了蓝忘机的能力,而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


在苦苦央求不要天天如此,可否改为三天或五天一次,却换来蓝忘机斩钉截铁的一句:“天天就是天天”后,魏无羡终于下定决心要设法自救。


“魏婴,你真的不陪我同去灵山吗?”蓝忘机说这话时表情其实并无太大波动,魏无羡却偏偏从中听出了万分的委屈和楚楚可怜,他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心软,力持镇静微笑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此次仙门百家齐聚灵山,共庆下一任仙督就任,乃是前所未有的盛事。为了守护我们共同的誓言,必须确保此次典礼万无一失。而我毕竟身负夷陵老祖的恶名,若是陪在你身边,难免惹人非议……”


见蓝忘机垂下眼睛,脸上的黯然连自己都看得出来,魏无羡便觉得有些说不下去了,忙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仰头看着他道:“蓝湛,你别为我难过,好不好?世人对我误会已深,这印象毕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扭转的。可是我答应你,在你接任仙督后就陪你巡游天下,一起锄奸扶弱、匡扶正义,总有一天,世人会明白我的……”

蓝忘机眼中闪过喜悦的光芒,将人拉起拥在怀里,道:“此话当真?”看到他欢喜,魏无羡的嘴角也忍不住上扬,十分乖巧地点头道:“当真当真,千真万确。”蓝忘机将他更往怀里紧了紧,又道:“我此去灵山,总要一月有余,你又不肯留在云深不知处,可想好要去哪里了?”

魏无羡道:“天大地大,一酒一骑走天涯,最是潇洒快活不过。”蓝忘机箍着他腰的手臂紧了紧:“喝酒可以,不可伤身。”见魏无羡点头,又道:“潇洒快活可以,记得传讯报平安。”魏无羡见他一万个不放心的样子,不禁好笑,又起了逗弄他的心思,故意苦了脸道:“不会每天都要传讯吧?往常我每次出门,总有漂亮姑娘请我去她们楼里喝酒,我喝醉了就直接歇下了,哪里还记得传什么讯啊?”


蓝湛漂亮的眸子瞬间瞪大了,恶狠狠道:“你敢!”魏无羡自然知道惹恼了他,今晚自己的腰又要受罪,可是想到明日便要和他分开,心中便涌起万分的不舍和难过,当下仰起头,将自己的唇主动送上,用气声不顾死活地撩拨道:“要想我不敢,就请蓝二哥哥好好疼我,让我的身子只记得你一个人的滋味,再也想不起旁人……”

见蓝忘机脸上的清冷自持终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恨不能将自己拆吃入腹的炽烈占有欲,魏无羡心中涌上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般的快感,在被一把抱起往卧榻走去的时候,还暗忖着:“难怪人家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搂着蓝忘机的脖子,看着他绝美容颜,又觉自己想得不对:“蓝湛美得这般飘逸出尘,可比那艳丽富贵的牡丹花胜上好几筹,该当用什么来比喻呢?”

那一晚,魏无羡到底没能有机会想出一个好的比喻。二人刻骨相缠,几番云雨,也难细述。

第二日一早,二人在山门外送走聂怀桑,魏无羡便往后山牵了小苹果。蓝忘机默默跟在他身后,来到云深不知处外的小山顶上,四目交投,都知离别在即。最后,还是魏无羡狠了狠心,牵起小苹果,转身往山下走去,一边故作潇洒地向后挥着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一个半月后。

同一处小山顶上,笛声悠扬而起。一身黑衣的少年长身玉立,正投入地吹着笛子,身边一头毛驴甩着尾巴低头寻着最嫩的青草。突然,一阵不易察觉的脚步声响起,少年却浑然不觉。直到那个日日萦绕心头的声音唤出自己的名字:“魏婴”,少年才蓦地停下笛音,缓缓转身,黑湛湛的瞳仁里一个白色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而少年脸上也一点点绽开幸福甜美的笑容。

这一个多月来,无论多么恣意纵情的时刻,少年心头也挥之不去的漂泊感瞬间消失无踪。他知道,从今往后,自己再也不会无家可归,因为不管天大地大,只要有那个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全文完)

(他们圆满了,我也圆满了。一同追剧看文的陈情令女孩们,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剧版忘羡】陪你一生好光景10(甜文续《陈情令》)


蓝忘机回到静室,盘腿打坐,却总觉得心神无法宁定,微一思索,才意识到自己的烦躁竟是因为魏无羡不在身边。分开还不到一个时辰,自己竟一刻也离不开他了吗?蓝忘机暗暗苦笑,也不再强行打坐,起身走到琴案前弹奏起来。琴声悠悠,蓝忘机的嘴角不觉噙上一抹极浅的笑意,却是想起了当年魏无羡重伤之际,还撒着娇央自己给他唱歌的情形。他心中柔情满满,琴声也越发缱绻缠绵。
一曲终了,余音袅袅之际,蓝忘机心有所感地一抬头,果见魏无羡依靠在门边望着自己,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炽烈情意。二人四目交投,一时竟都是痴了,过了许久,魏无羡才回过神来,暗哑着嗓子道:“这曲子终究是由你奏来才好听,我每次吹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蓝忘机长身而起,走到门边将人揽入怀里,在他额上轻轻一吻,方道:“不会,也很好听。”魏无羡爱死了他这副清冷又温柔入骨的模样,有意要逗他多说几句,便故意摇头道:“你哄我呢。那你倒是说说,我哪一次吹得最好听?”蓝忘机毫不犹豫道:“大梵山。”魏无羡忍不住噗嗤一笑:“那次我拿个临时削的破笛子,跑调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说到这,突然明白了蓝忘机的意思,想起了他当时看着自己的眼神,心中柔情上涌,在他唇上一吻道:“听到我吹的那首曲子,你是不是吓了一跳?”
蓝忘机摇摇头:“我欢喜得快要疯了。”魏无羡笑道:“我怎么没看出来呀?”蓝忘机无奈道:“因为你笨。”魏无羡边拉起他的手往室内走,边笑道:“是是是,我这个人又笨记性又不好,所以蓝二哥哥你以后多教教我啊!”蓝忘机被他一声“蓝二哥哥”叫得心头发烫,更想起昨晚他被自己逼得求饶之时,也是这般唤自己,只恨不能立即将这随时随地撩拨人的小妖精狠狠“教训”一顿。
蓝忘机这边暗自咬牙,魏无羡还浑然不觉,将人拉到案边坐下,正色道:“蓝湛,接任仙督一事,你可是想好了?”蓝忘机此刻倒暗自庆幸魏无羡的迟钝,忙收拾起旖旎心事,颔首道:“是。”魏无羡微微皱眉:“我明白你做此决定的理由,可是若真的坐上这个位子,只怕有无数明枪暗箭、烦难之事等着你。而你的性子……”刚说到这里,便听蓝忘机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魏无羡眼中闪出喜悦的光芒,口中却道:“这个好像是我云梦江氏的家训,不是蓝氏家训吧?”蓝忘机伸手按在他的手上,看着他的眼睛道:“你我之间,不分彼此。”魏无羡心中如被灌了蜜般甜丝丝的,知道他不光是希望自己做蓝氏的人,也把他自己当作江氏一员。他其实一直对江澄并无好感,会如此想全是因为将自己看得极重。
魏无羡心里一高兴,口里就不免要胡说八道起来:“蓝二哥哥你放心,你嫁到江家来我一定会对你好的。要是江澄那臭小子敢为难你,我就打得他满地找牙。”他原以为蓝忘机听了这话定要羞恼,不料他只是静静看着自己道:“只要你在,怎样都好。”魏无羡不觉呆了,在他温柔眸光注视之下,只觉浑身暖洋洋的,心头却直发软,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抚上他的面颊,叹息道:“蓝湛,你为何对我这样好?”

【剧版忘羡】陪你一生好光景9(甜文续《陈情令》)


聂怀桑正紧紧盯着蓝忘机,见他阅毕抬头,忙道:“含光君明白我此来的用意了吧?下一任仙督正该由含光君担当。这并非我个人的意思,许多家主都如此认为。只要含光君您肯答应,我便将此倡议发往仙门百家,必定会一呼百应的。”
蓝忘机面上神情平静一如往常,只道:“事关重大,需与叔父、兄长商议。”说着起身将锦帛奉给蓝启仁。聂怀桑见他没有一口拒绝,似乎松了口气,起身笑道:“理当如此。此帛蓝老先生可留下细读,怀桑静候佳音。”
魏无羡与蓝忘机相处日久,渐渐懂得他所思所想,知道他是有意接下仙督这个担子了。虽一开始有些惊讶,但想到他方才所言,愿意为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和锄奸扶弱做任何事,魏无羡便释然,又更多想了一层:如今蓝曦臣执意将家主之位相让,谁也无法劝动他。若是蓝湛接任了仙督,自然不能再兼任蓝家家主,难题也就迎刃而解。其实蓝湛为兄长忧心时,自己也曾闪过类似念头,却又觉得以蓝湛清冷出尘的性格,定不会愿意做什么仙督,这才没有提起。
见聂怀桑起身行礼,便要告退,魏无羡忙笑嘻嘻走过去,携了他的手道:“难得与聂兄在此重逢,不知聂兄是否还记得当日一起摸鱼遛鸟之所?不如我与聂兄故地重游一番,如何?”
聂怀桑却不立刻答话,而是若有深意地看了蓝忘机一眼,微笑道:“只要含光君不反对,我自然无有不从。”魏无羡老脸一红,暗骂聂怀桑不怀好意,嘴上却笑道:“只要我们不踏足蓝氏禁地,含光君自然不会反对,对吧?”说着看向蓝忘机,却见他望着自己,眼中有了然也有担忧,忙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色。
蓝忘机知道魏无羡对聂怀桑起了警惕之心,而请自己接任仙督一事也是由他一手策划,不知背后是否另有隐情。魏无羡若是不能探明聂怀桑的真正意图,只怕是不会放心让自己去做这个仙督的,也就微微颔首,看着二人告辞出门去了。
魏聂二人并肩默然而行良久,不觉来到溪边,不约而同停住脚步。魏无羡先开口道:“说起来,我似乎还需向聂兄说一声谢谢。”“哦?”聂怀桑侧头看向他:“魏兄要谢我什么?”“自然是谢聂兄让我有机会再世为人。”魏无羡看着清澈溪水,眼前浮现当年二人在溪中摸鱼的画面,一时感慨万千:“只是不知聂兄为何要救我回来?”
聂怀桑也转目望向小溪,用扇子轻敲掌心,笑道:“若我说为了当年一起摸鱼的情谊,魏兄可相信吗?”魏无羡转头看了他片刻,道:“我信。”聂怀桑似乎有些惊讶于他的回答,挑眉看了他一眼,却又了然一笑:“那个时候可真好啊!若有可能,你我谁不希望一直是那无忧无虑的少年模样呢?可是,魏兄你看,我们都变了,是不是?”
“实不相瞒,聂兄变得几乎让我不敢认了。”听魏无羡如此说,聂怀桑有些讥讽地一笑:“能让夷陵老祖说出不敢二字,我是不是应该倍感荣幸呢?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想,究竟为什么我们要经历这一切?为什么我们的家园会被烧、被毁,我们的亲人会惨死?而魏兄你为什么会变成夷陵老祖?孟瑶,啊,不,是金光瑶,他又为什么会成为害死我大哥的凶手?”
魏无羡听出他极力压抑的激愤,想起当年他与还是孟瑶的金光瑶关系极为亲密,不难想象他发现大哥惨死的真相时,心中该是何等的震惊、失望和愤怒。他望向聂怀桑的眼光不觉带上一丝怜悯:“那么这些年,聂兄是否找到了答案呢?”
聂怀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问道:“魏兄你有没有发现,几百年来仙门百家一直陷入一个怪圈之中?当年薛重亥大肆屠戮仙门,招致温氏率领五大世家将其剿灭。后来温氏又开始血洗仙门,你我都惨遭毁家灭门之痛,最终金氏联合四大世家讨伐温氏,灭了温氏满门。可惜天下并没有太平多久,便有了金光瑶布局,几乎将百家全灭于乱葬岗之事。魏兄你说说,为什么百家就不能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呢?”
他这一番话实在高屋建瓴、见识深远,魏无羡不禁暗暗佩服,思索着道:“因为总有人野心勃勃,试图一统仙门,成为百家之主。”聂怀桑双手一合,赞道:“魏兄说得极是!这权力啊,实在是一剂惑人心神的毒药。如果我们不希望自己的儿孙后辈再经历我们所遭受的一切,就得设法把它关进笼子里!”
魏无羡恍然道:“这就是聂兄提出那倡议书的原因?”“对,”聂怀桑目光炯炯看着魏无羡:“魏兄,你觉得如果你的含光君做了下一任仙督,他会野心勃勃,试图一统仙门吗?”魏无羡一怔,也顾不得纠正什么“你的含光君”的说法,只道:“蓝湛?他当然不会。”
聂怀桑哈哈大笑,摇头道:“魏兄啊魏兄,你就那么信他?”魏无羡却没有笑,正色道:“我自然信他。想必聂兄也是信他的,才会力主由他接任仙督吧?”聂怀桑笑容一敛道:“我当然信他,可惜人都是会变的。当年我又何尝不信孟瑶?可惜他变了,我就只好杀了他……”他语声中的阴狠怀疑既让魏无羡背脊发凉,又觉气愤难当,当下冷冷道:“你休要将蓝湛与金光瑶相提并论!”
聂怀桑嘻嘻一笑,已经又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摇手道:“哎呀呀,魏兄莫恼,是我说错了。含光君自然是皎皎君子,否则又怎会得魏兄你倾心相待呢?魏兄现在明白我请含光君接任仙督,全然是一片好心,没有什么不放心了吧?”

(是谁说蓝二哥哥是最大反派来着,出来我打死他……)

你一笑,我心就化了,手机就拿不稳了。(哈哈,网上看来的话,觉得很贴切)😍

教科书级别的美惨强羡羡(学习一下发动图)

【剧版忘羡】陪你一生好光景8(甜文续《陈情令》)


那名蓝氏弟子见二人过来,忙躬身行礼,眼光不觉落在二人相携的手上,呆了一呆,却哪里敢在含光君面前多一句嘴,忙垂目看着地面禀道:“含光君,蓝老先生请您过去,有要事相商。”魏无羡听说,忙道:“那我回房去等你。”不料蓝忘机只是沉吟,却不放手。那名弟子见状,忙又道:“清河聂氏聂宗主到访,听说魏公子在云深不知处做客,也请您前往一叙。”
蓝魏二人惊讶地对视一眼,蓝忘机向那弟子示意他前头带路,三人径往会客厅行去。进了厅内,果见蓝启仁与聂怀桑分宾主对坐饮茶,见他二人进来,聂怀桑忙起身相迎。三人见礼后,蓝忘机与魏无羡又向蓝启仁行礼,却见老先生面色冷淡地点了点头。
魏无羡知道蓝老先生一向对自己没有好感,如今因为自己,老头儿竟对蓝忘机也没了好脸色,不禁生出些愧疚。看蓝忘机时,却见他神色平静如常,当下也就摸摸鼻子,不再挂怀了。
那引路弟子为蓝忘机与魏无羡二人奉了茶,便躬身告退,各人坐定后,魏无羡先笑道:“观音庙一别,聂兄这一向可好?”说完便紧紧盯着聂怀桑。聂怀桑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怯懦茫然,沉稳端坐之姿充满一派宗主风范。魏无羡想起自己被献舍、以及后来发生的种种,若是真的全由此人一手布局,那么他心计之深沉实在令人心惊。而最为可怕的是此人的一手掩饰功夫,骗过了自己在内的所有人。他针对金光瑶所做的种种布局,竟把狡猾、敏感又与他来往密切的金光瑶也瞒了个严严实实,到死才看出一丝端倪。想到这些,魏无羡只觉背脊发凉,哪里还敢以往日那个一起摸鱼遛鸟的少年视之。
聂怀桑自然听出他语声中的警惕之意,却不甚在意地一笑道:“甚好,有劳魏兄挂念。”说着,又向蓝启仁和蓝忘机一拱手道:“不瞒诸位,我这次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欲与诸位共商一件大事,只是不知二哥他……”
蓝忘机道:“兄长身体不适,聂宗主有事与我说即可。”聂怀桑眉头微锁:“二哥病了?我该去探望才是。”蓝忘机瞥了他一眼:“兄长不会想见你。”魏无羡不料蓝忘机说得如此直白,忙打圆场道:“泽芜君不欲会客,我来了这些日也一直无缘拜见呢。”聂怀桑神色有一瞬黯然。
魏无羡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暗觉他为了给他大哥报仇,布局杀金光瑶并没有错,却实在不该借蓝曦臣之手杀他。金光瑶作恶多端,可以说是死有余辜,却一直待蓝曦臣极好,不仅从不曾害他,还与他有恩,蓝曦臣却亲手杀了他,此事只怕将成为蓝曦臣终身愧疚。
正出神间,已听聂怀桑朗声道:“我要说的事关乎下一任仙督人选,原该有家主在场,只是此事与含光君更为相关,我也就直言了。还请含光君先看看这个。”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卷锦帛递与蓝忘机。
魏无羡听他说起仙督一职,又说与蓝忘机有关,心中警铃大作,也顾不得避什么嫌疑,忙凑到蓝忘机身边一起看那锦帛,却见那是一封由清河聂氏发起的关于仙督的倡议书。开门见山便从前两任仙督温若寒与金光瑶引起的祸事说起,指出仙督一职不该由某一家家主兼任,否则难免导致这一家独大,最终野心勃勃,为祸仙门。
魏无羡看得暗暗点头,往下读时,见后头写着仙督也不该一人终身担任,而应该每隔五年,由所有仙门共举最为众望所归之人轮流担任。仙督的职责更不该是坐在家中,等百家前来供奉,而应时时巡游,了解百家疾苦,对于遇到困难的仙门号召大家施以援手,对于不法之人和事施以惩戒,才不枉称了一个“督”字。
魏无羡看到这里,已经明白聂怀桑为何说此事与蓝忘机最为相关,只因按照倡议书上所写,目前百家里仙督一职的最佳人选,非蓝忘机莫属。他灵力高强、深得众望,更有逢乱必出的美名,又不是蓝氏家主。只是,聂怀桑如此大费周章,只为了巴巴地把仙督之位送予蓝忘机吗?他到底有何用意?而蓝忘机又是否愿意去做这个仙督呢?

(所以说,蓝二哥哥就是仙督的最佳人选啦!而且做了仙督就可以时时与羡羡巡游天下,一起行侠仗义了有没有?)

【剧版忘羡】陪你一生好光景7(甜文续《陈情令》大结局)


或许顾忌着此时是大白天,蓝忘机这一吻不像昨晚那么抵死缠绵,却像是盛夏时节的暴风雨般热烈而迅疾,来得凶猛却也结束得很快。魏无羡被吻得晕头转向却又有点意犹未尽。他舔舔被亲得发麻的嘴唇,刚想调笑一两句,却在看向蓝忘机的一瞬间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那凝望着自己的俊美双眸里沉淀着如此巨大的喜悦和望不到底的深情,让魏无羡觉得,自己真应该早些告诉他自己的心意。“不过,现在也不晚嘛!”这样想着,魏无羡微微一撅嘴道:”看够了没有啊,蓝湛,我还饿呢……”说着张开嘴示意蓝忘机继续喂自己。
蓝忘机看着面前微张的嫣红双唇,强忍住把这个小妖精就地正法的冲动,沉声威胁道:“若不想伤上加伤,就休要再撩拨。”魏无羡被他灼热的目光吓了一跳,却眼珠子一转,放软了嗓子道:“蓝二哥哥,求你看在我还是个雏儿的份上,暂且饶过我几日。待我伤好了,自然任你……”
这几句不啻于在蓝忘机滚烫的心口又泼了一捧热油,但自己又怎会当真不顾他的身子乱来?他明白魏无羡就是喜欢这样恶作剧地逗弄自己,却拿他毫无办法,只能边用粥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边暗忖着:今日务必去藏书阁找到治疗外伤的最好药方,早日结束这看得见吃不着,还要被撩拨至死的“痛苦”生活。
二人缠缠绵绵吃完一顿早饭,蓝忘机说起要去看看兄长,魏无羡便要与他同去。蓝忘机原本担心他身体不适,想让他再休息半日,却抵不过魏无羡坚持,便应允了,只微锁眉头道:“金光瑶之死对兄长打击实在太大,如今他连我和叔父都不肯见,只怕你去了也……”
魏无羡轻轻抚平他的眉心,柔声道:“无妨。你也别太忧心了,兄长的事我们一起想办法……”饶是蓝忘机心事重重,却也被他自然而然说出的“兄长”二字唤得心头一暖,紧紧握了他的手,颔首道:“好。”
二人携手到了蓝曦臣寝房外,敲门半晌才听到蓝曦臣应声,却仍然不肯开门,只道:“魏公子,还请你劝劝忘机,接任家主之事早下决断。”魏无羡听出他语声中刻骨的疲倦,只觉得暗暗心惊,只能暂且应下,对还想开口劝说的蓝忘机使了个眼色。
两人离开蓝曦臣寝房,行了一阵,蓝忘机方道:“我从未见过兄长如此灰心。”魏无羡忍不住轻叹一声:“我倒明白几分兄长的心情,毕竟当年我拼死想要护着的人一个个因我而死……”刚说到此处,蓝忘机已伸手过来握住他的手,摇头道:“并非因为你。”魏无羡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仍续道:“自我醒来之后,想得最多的就是,十六年前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想要保护的良善之人一个个惨死?而像金光善、金光瑶这些人却能上位?”
“那你想通了吗?”听蓝忘机如此问,魏无羡抬头迎上他怜惜的目光,点头道:“我错就错在只凭一腔血勇,便想与全天下对抗,却不明白这世界终究是由手握权柄之人主导。从前我既厌恶也不屑于争权夺利,现在才明白,若是任由权柄落入心怀叵测之人的手中,这个世界就会恶人当道,而良善之人将不得善终。”
蓝忘机缓缓点头道:“你说得是。我愿意做任何事,只要能锄奸扶弱、保护好自己最重要的人……”魏无羡知道他这是想起了当年自己许下的诺言,更知道他说的“最重要的人”一定包括自己,心头暖洋洋的,正要再说什么,忽见一名蓝氏弟子匆匆向他们走来。他一惊,忙要抽出被蓝忘机握着的手,却觉得自己的手被那人握得更紧了。魏无羡看了看面无表情却牢牢抓着自己的蓝忘机,微微一笑,也不再试图挣脱,而是与他并肩迎向那名弟子。

【剧版忘羡】陪你一生好光景6(甜文续《陈情令》大结局)


“傻瓜,眼睛都哭红了。”感受着蓝忘机手指在自己脖子伤处的温柔抚摸,听着他充满心疼的责怪,魏无羡眯着眼睛一脸享受。方才在蓝忘机怀里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倒觉得全身上下说不出的畅快,连浑身的酸痛都减轻了不少,只是往床头靠时动作稍大一些,那不可言说之处还是疼得他一咧嘴。
蓝忘机抹药的手一顿,脸颊慢慢染上了红晕,似乎想起了昨晚的什么画面,眼光闪躲着吞吞吐吐道:“你……还疼吗?我……我帮你那里……也上些药,可好?”魏无羡简直不懂这人怎么能一脸羞涩地说出这样的虎狼之词,不过想想昨晚那些虎狼之事也是他做的,魏无羡觉得自己也只能认命。
他有些贱贱地一笑:“我是无所谓哟。只是现在可是青天白日,蓝二公子当真要如此?就不怕触犯了你们蓝氏家规?”蓝忘机看着他眼中戏谑的笑意,脑中稍一想象那个画面,只觉自己此言果真大大不妥,忙掩饰着端起矮几上的粥碗,凑到魏无羡嘴边:“此粥极为补身,也是一样。”
魏无羡“噗嗤”一笑:“含光君还真是深谋远虑啊。不过,不光我需要补肾,你是不是也……”话还没说完,早被蓝忘机塞了一勺粥入口。他笑眯眯地含了,一边得意洋洋地欣赏蓝忘机被自己调戏得面红耳赤的模样,一边顺理成章地就着他的手吃粥,突地又想到一事,贼嘻嘻笑道:“蓝湛,蓝湛,我发现自从我回来以后,你再也不禁我的言了。这是为什么呀?”
蓝忘机温柔地看着他道:“我喜欢听你说话。”魏无羡只觉心跳都漏了一拍,从来不说甜言蜜语的人突然说一句,杀伤力实在太大了!他呆呆看了蓝忘机片刻,突然一本正经道:“蓝湛,我忘记跟你说一些很重要的事。”蓝忘机疑惑道:“何事?”“蓝湛,你真的很好,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我愿意一直跟你在一起,陪你夜猎、陪你上床……”说到这里,他又被堵住了嘴,不过这次不是粥,而是蓝忘机的双唇……

(今天一天在外面,只写了这么一点。不过虽然短但是够甜,大家不要嫌弃。今天正式大结局,无论如何也要更一点。另,陈情令目前豆瓣评分7.8,虽然知道已经很高,还是很希望能破8啊!)

肖战演技真的太棒,太心疼了

陪你一生好光景5(甜文续《陈情令》大结局)


(补更一丢丢,预警见第一章)
魏无羡正想得入神,突觉床榻微微一沉,一惊转头,却见蓝忘机不知何时进来坐在床边,将手里的托盘放在床头小几上,却半晌不肯转头看自己。魏无羡忍不住气愤起来,暗道:“昨晚被你翻来覆去折腾到昏迷的人是我好不好?我求你那么多次你都不肯停!现在你不说问问我怎么样,还摆这么一副害羞小媳妇模样,还想骗谁呢,你这披着纯情外皮的色狼!”
他不顾身体难受,一撑坐起,扯疼了某处,忍不住“哎哟”一声,见蓝忘机着急转身来扶自己,便一把甩开他的手,呲牙咧嘴地靠坐在床头,刚说了句:“蓝湛,你不觉得昨晚你太过分了吗?”便怔怔住了嘴。
蓝忘机和他眼神一触,又飞快扭过头去。魏无羡却不肯放过他,迅疾伸手扣住了他的下巴,将他的脸转过来面向自己,紧紧盯着他的眼睛,喃喃道:“你……哭过了?”蓝忘机挣脱他的手,转头垂眸,冷冷道:“不曾。”
魏无羡哪里肯信,蓝忘机眼皮上的红肿虽不明显,却因他肌肤实在太白而难以隐藏。魏无羡微一思索,只觉脑中轰地一声,昨晚的画面蜂拥而至:自己在身上人一下重似一下的深入中被逼得泪眼模糊,耳中似乎听到一声声带着哽咽的质问:“魏婴,十六年前,你为何执意求死?这世上,真的就没有任何一人,值得你有一丝丝牵挂吗?”接着,有滚烫的水滴砸在自己的脸上、胸口,一滴又一滴,似乎无穷无尽。原来那不是汗水,至少不仅仅是汗水啊……可惜那时候的自己已经神志昏沉,大脑被身体里的烈火烧熔了,全然无力思考,口中除了无意识的哭喊,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魏无羡呆呆望着蓝忘机的侧颜,想要伸手去摸一摸他,却突然不敢。因为他此刻才意识到,当年自己坠崖的瞬间,只记得师姐身死的天崩地裂、只听到耳边众人的辱骂讨伐,满心都是无尽的悲愤和必死的决心,竟然完全忽视了那时候,蓝湛拼死扑身过来拉住他时,那眼底的坚定:他说后悔不夜天没有站在自己身边,其实不对,虽然一开始他试图阻止自己,但是当局面失控以后,他站在了自己这边,为了护自己甚至不惜杀伤了仙门之人。
而那时候的自己呢,像是瞎了一样,只觉得身边尽是仇敌,竟无一人可信可恋,对着不顾一切维护自己的他说出了最伤人的话语:“蓝湛,放手吧。”在挣脱了他的手落入黑暗的瞬间,虽然看见了他眼底的惊恐和绝望、听到了他撕心裂肺的呼喊,自己又何尝有一刻想过要回头?甚至被莫玄羽施“舍身咒”救回后,自己还埋怨过他,自己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救自己回来?
原来上一世,从始至终,自己没有一刻明白过蓝湛的心意,哪怕是这一世被救回后,自己又何曾认真想过,这十六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如果自己真的永远不回来,他又会怎样?
魏无羡只觉自己的心疼得厉害,疼得他几乎想要给自己一个耳光。他鼓起勇气伸手拉住蓝忘机的衣袖,真心诚意地道:“蓝湛,这十六年,对不起……”只听得自己的声音嘶哑颤抖得厉害,脸颊上有什么东西止不住地流下来。有一双手伸了过来,温柔地为自己拭去泪水,再把自己紧紧地抱在怀里,蓝忘机清冷的嗓音里带着极力压抑的颤抖:“无妨……只要你回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