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教教主乔慕斯

在俗世里过诗意的人生。

【靖苏】乾坤共携手34

(双更小天使再度上线,没拉灯,没卡肉,就是把我自己虐到了,哭……)
等到梅长苏身上已经全无遮盖,萧景琰才发现他是那么地瘦,瘦得教他眼眶发涩。感到身下的人瑟瑟发抖,萧景琰忙扯过锦被盖在两人身上:“小殊,冷么?”梅长苏有些虚弱地一笑:“是有点。”
萧景琰忙俯下身子,边把自己的体温传递给他,边口手并用地在他身上点火。梅长苏常年冰寒的身子慢慢起了些奇异的燥热。他虽初经情事,但是博览群书,这事也是大概知道的,只是纸上得来毕竟不如亲身经历这般有切肤感受,当下只咬牙忍耐着萧景琰带给他的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觉。
梅长苏还只是稍觉燥热,萧景琰已经浑身冒汗。这屋子里本就热,他又担心梅长苏着凉,无论如何不敢掀开被子,只在被中摸索着动作。等他抓住小长苏抚慰起来时,身下的人终于泄露出无法忍耐的低吟。
萧景琰怜爱地低下头,看着梅长苏露在被外的面孔上薄薄一层潮红,双眼迷离地半眯着,紧抿的红唇却在自己的一个动作下猛地张开,冲口而出一声带着哭腔的喘息,就觉得自己身上起了一把火,简直要把自己烧着了。
可是他心里再急,也不敢蛮干,控制着力道先将小长苏伺候得舒服了,才在梅长苏失神喘息的空隙里拿过那个小圆盒,小心地向下探去。他刚探入一指,梅长苏已经倒抽一口凉气,剑眉疼得紧紧皱起。
萧景琰吃了一惊,忙问:“很疼吗?”梅长苏半睁着眼睛看着他:“还好,不……不碍事……”萧景琰狠了狠心,试着慢慢抽动着,又探入一指。这次梅长苏没有再发出声音,只是牙齿将下唇咬得发白。
萧景琰看着心疼,忙俯身去亲他的唇,边将他的唇从虐待中解救出来,边慢慢动着手指。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梅长苏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折磨,他猛然睁眼:“景琰,够了……”萧景琰也已经忍到极限,他退进被子里,跪在梅长苏两腿之间,将他双腿抬起,在他腰下垫了一个软枕,再摸索着将自己慢慢往里挤。
一片黑暗中,他没有听见梅长苏发出一点声响,却能感觉到他的身子颤抖得如同秋风中的一片树叶,莫名地便有些不安,忙掀开被子一看,梅长苏脸色白得骇人,连唇上的血色都褪得干干净净,额头面颊上冷汗密布,显然在极力忍受痛苦。
萧景琰顿觉心如刀绞,忙想抽身出来,却被梅长苏一把抓住手腕:“景琰,别走……第一次难免有些……有些疼……驱毒之时可比这疼多了……我受得住……”萧景琰听他声音疼得直抖,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眼眶早湿了:“小殊你的身子……要不,今日就算了……”梅长苏死死抓住他的手腕,固执地摇头。
萧景琰知道此情此景下落泪实在可笑之极,但他却全然控制不了自己,眼泪大颗大颗地涌出眼眶,随着他身体的动作砸在梅长苏苍白瘦弱的胸膛上。他开始时多么渴望,此刻就多么痛悔:自己为什么如此贪得无厌,能得这个人回到身边已经是侥天之幸,为何还要贪求更多?!他从一开始就不该表露出一丝丝欲念,因为只要他想要的东西,怀里的这个人拼死都会给他,哪怕他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
疼痛和渐起的快/感慢慢将梅长苏的意识逼入昏沉,可感觉到胸口上滚烫的湿意,他强撑着睁开眼:“景琰,别这样,我没事……真的……”萧景琰胸口憋闷得说不出一句话,身体却加快了动作。他知道只有自己早些释放,梅长苏才能早一刻摆脱这酷刑。
梅长苏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几下又快又重的抽/插,听见萧景琰的一声低吼,几乎要将自己撕裂的疼痛猛然缓解了,他眼前一阵眩晕,却强撑着不肯昏过去,艰难地张口道:“景琰,你答应我一件事……”
萧景琰将他冷汗涔涔的身子抱在怀里,颤声道:“什么?”“明日起,你不要每日过来了……这些日你还能推说……每夜巡查河堤……再下去,可就不象了……”萧景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忍着绝大痛苦将身子交给自己,难道就是要自己得偿所愿,以后就不必每日过来了吗?
他几乎想拽着梅长苏大吼:“你把我萧景琰当成什么人了?!”可怀里的人显然已经处于昏迷的边缘,却还气声微弱地坚持着问道:“你答应我,可好?”萧景琰在心里怒吼:“不好!我绝不答应!”手下却小心地把人更紧地贴进怀里,死死抱住,感觉到那人身子一松,已然彻底失去了意识,便再无顾忌地放纵自己泪如雨下。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能写这么虐,我要去缓一缓,希望不会被吞吧……)

评论(67)

热度(257)